Spark Joy

兩年前決定離開新加坡時,我照着 Marie Kondo 的方法斷捨離,把家裡過半數的東西都捐出、賣出或掉去,最後只剩下 35kg 的行李跟我飛走。時至今日,我全副身家也維持住差不多 35kg 的水平,沒有反彈。上年跟大家分享過我執拾的方法及一些賣二手的渠道,今次我想寫寫維持簡約的體會。

斷捨離的確是會上癮。回港之後,我對住那 35kg 的行李竟然也發現有再執的空間!賣了部舊電腦後整個人豁然開朗,更起勁繼續賣其他東西。可是持續斷捨離也不是辦法,減少購物才是王道!

這一方面我的表現起起伏伏,在新加坡曾經成功挑戰六十日不購物,但一到意大利留學時又失控。或許在消費主義社會裡逆向而行不能一步登天,不過回港後我最終也戒掉過量購物的習慣。

以前每個月閒閒地買十件東西,現在平均一個月買不夠五件非日用品,一年之後的儲物量就好大分別。已經不介意朋友認出我又穿同一件衫;看到可愛的東西就叫自己考慮一星期再買,但通常過幾個鐘就會完全忘記… 總之每樣物件不論價錢都要考慮清楚才買。

看過日劇《我家空無一物》之後就發現,我這種不停斷捨離的傾向可能跟我成長有關。一出世時家裡已逼爆,我的東西就被塞在床尾一個比鞋盒大少少的紙盒裡,又或是放在窗台上,中學之前連一個屬於自己的抽屜也沒有。跟劇中主角一樣,我童年的生活經常被雜物困擾,想找一支有墨的筆也好花時間,去到同學整齊的家裡就覺得好驚訝。

後來總算有自己的衣櫃,當中八九成都是姐姐們的舊衫,很多都不適合我,但我又不想花錢買所以繼續穿,成件事根本不能 spark joy。長大後曾經想重零開始買一大堆符合我個人風格的衣服,然而最後我發現自己的「風格」就是不停重複穿幾件衫,穿到殘了就掉去再買。潮流興什麼都不緊要,總之質地好又舒服就可以。

我不是說每個人都應該這樣做,適合我的不一定適合其他人,只是現在對空間有自主權後我希望創造自己理想的環境,而我理想的就是越少東西越好。跟那日劇的主角一樣,捨棄過百樣物件之後,我沒有後悔或想起要用任何一件掉了的物件,往後斷捨離就更義無反顧。

很多人說想簡約但就受制於同住的家人,這方面 Marie Kondo 的書有探討過我就不在這裡寫了。父母和兄弟姊妹不能自己選擇,但配偶可以選(當然單身就更方便),雙方購物和儲物的習慣其實最好及早有共識。

我也興幸現在的男友超級簡約主義,長期只有兩對波鞋替換,穿破了才再買。見別人的男友儲了有六十幾對鞋、幾百本漫畫… 臨結婚才發現的話就會好崩潰;當然如果雙方都喜歡鞋和漫畫的話就沒有問題啦,所以最好早一點討論下。

喜歡購物又好,不喜歡購物也好,要記住你是物件的主人、物件應該服侍你和受控於你,這個關係若然倒轉了會好麻煩。

將近年廿八又是大清理屋企的時節,希望大家在執屋的時候也找到樂趣,締造一個令你 spark joy 的空間。

Leave a Reply

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:

WordPress.com Log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.com account. Log Out /  Change )

Google phot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. Log Out /  Change )

Twitter picture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. Log Out /  Change )

Facebook phot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. Log Out /  Change )

Connecting to %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