執屋經濟學

話說我自從搬出來住之後 , 一個人搬了13次屋。因工作關係由香港搬去吉隆坡, 在搬返香港, 再搬去星加坡, 又搬去意大利,每次都超級辛苦。

明明我只是一個好簡單的人, 但每次一執之下就會發現自己擁有一架貨車的物件,短時間內要決定什麼要船運到目的地、什麼行李要跟住我一齊飛,什麼要放入迷你倉,樣樣都是錢,閒閒地七八千蚊。到頭來,再搬家時就會發現搬進來的東西有一半都沒有用,又或者同樣的東西再買新的會比運費便宜。

我被這惡性循環困擾多年,終於在 the life-changing magic of tidying up (改寫人生的執嘢魔法) 一書中得到解脱!

我照著 Marie Kondo 的理論分類去執,只留起帶來快樂(Spark joy) 和有實際用途 (如牙刷) 的東西,其他通通扔掉。如是者,我由最初一架貨車的東西,執執執,執到只剩下三個大中小型行李箱。所有東西都可以用國泰 Premium Economy 的 35 kg 寄艙額跟我一齊飛,慳錢之餘,又不用再等船運,方便快捷。(普通 Economy 是 25 kg)

在星加坡工作一年後,我決定辭職到意大利讀美術。這次沒有公司津貼搬運費, 逼使我一定要同沒有用的東西一刀兩斷。

你可能會問,執出來的東西就掉去垃圾房麼?當然不是!一般人都不會儲垃圾,我大執之後只有10%掉去垃圾房,其餘 90%都是賣二手貨或捐出去的。我的處理方法如下:

1)值錢的東西:電器、暢銷書、有牌子的衣物 ―― 放上 Carousell 逐件賣。在香港的話,值錢衣物類可以一批拿到 Green Ladies a break 93 寄賣。

2)不值錢布類:沒牌子舊衫、舊床單(已清洗)―― 放進 H&M 的布料回收箱

3)不值錢非布類:舊書、文具、玩具 ―― 救世軍

我在星加坡臨走的日子 Carousell 得很瘋狂,每天上班就是在 App 買賣,lunch time 就去寄件,放工就去地鐵站做交收。 結果賣了十幾廿件貨, 賺了約港幣三千幾蚊,最開心就是物件找到更適合的主人,我又可以減少幾公斤包袱。

在香港的日子我經常到 Green Ladies:她們是教會慈善組織,聘請基層婦女售賣高質二手衫。留意返Green Ladies 有特定回收標準,大家看清楚網頁介紹才選擇合適的衣物帶去。成功賣出後,三成收入會送到你戶口,每月給你電郵 pdf 月結單,非常專業。 

H&M方面,我在各國前前後後約掉了十袋舊衫毛巾床單,每一袋可換取一張折扣優惠券,聽講布料會被循環再造 ,是環保工程。救世軍就最簡單,一放低就行得。

Marie Kondo 的理論大概是,不要再留戀沒有用的東西:不合穿的靚衫、沒有實際用途的禮物、已讀完或不會再讀的書本,其實都可以扔掉!過程中我也賣掉不少舊男友送的禮物,現在他們已各自結婚,應該不會怪我賣禮物吧 ~

物件的存在,應該是令人快樂或者輔助我們的生活, 如果只是因為一些情意結把他們留在身邊成為包袱,就會失去他們本身存在的意義。 大執屋的過程中,我反省了過去購物的習慣,更加明白自己的喜好,不會再因為一時衝動而購物。

對於香港人來說,執屋的經濟效益就更大。兩個月前我回港幫媽咪執屋,掉了很多舊東西,又在雜物之中發現了不少有用的物品。大執之後家裡多了至少六個䃈磚的空地,按現行的瘋狂尺價而言,我們就在家中賺回幾萬蚊的空間。

資本社會下,每天工廠不停製造很多東西,人人叫你買,買完又好似幾開心。但大家有沒有想過自己最理想的生活究竟是擁有很多身外物,還是享用舒適的空間、健康的地球呢?

Leave a Reply

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:

WordPress.com Log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.com account. Log Out /  Change )

Google phot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. Log Out /  Change )

Twitter picture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. Log Out /  Change )

Facebook phot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. Log Out /  Change )

Connecting to %s